宁海新闻网
您的位置:茶院乡
燃尽生命的坚守
——追记“石头村”好支书叶全奖
宁海县茶院乡  2020-4-20 9:12:48 点击:

记者 章莉

叶全奖的办公桌上,整齐摆放着有关宁波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和村级日常考评手册等相关文件,还有一杯茶水和一板消炎药。桌上的物品不会知道,主人再也不会回来了,就像很多村民还没反应过来一样,他们村的“主心骨”就这样突然离开了。

4月17日晚,茶院乡许民村党支部书记叶全奖突发不适,当即被送往医院抢救,但再也没能醒来。他生命的刻度,永久定格在了57岁。当天下午还和叶全奖对接项目的周宏,直到现在还会习惯性地掏出手机想拨打叶书记的电话。而电话那头永远都不会有人接听了。

  “从未失约的他食言了”

“我和旅投谈得很顺利,你明天到山上等我,见面细聊。”这是叶全奖留给宁波安茉文旅总经理周宏的最后一句话。周宏做梦也想不到,约定好的日子,再次相见竟是天人永隔。

周宏和叶全奖虽相识多年,可真正联系频繁是在近两年。为了发展许民村旅游经济,叶全奖多次邀请周宏来许民村,希望能为当地旅游出谋划策。“一周至少见两次面,通五六次电话,他一心想把许民村打造成独一无二的文化旅游景点。”正是这样的理念,还有勤恳踏实的工作作风,打动了周宏。2019年7月,安茉文旅进驻许民村,目前已经在村里打造了帐篷酒店、新宿光年民俗、房车基地等文化旅游项目。在周宏印象里,这些项目都是叶全奖亲自规划、亲自洽谈、亲自抓落地,一步一步推进的。

“这是我们最后一通电话,就在17日下午4点14分。”周宏翻开手机通话记录,“叶书记告诉我项目对接工作沟通顺利,还约好了第二天上午在村里详细讨论方案。”周宏怎么也想不到,“从未失约的他食言了,以后再也不会赴约了”。周宏眼睛通红,微微颤抖的手想按下通话键,可他知道,那个爽朗的声音再也不会从电话中传出了。

“从1月22日开始,我们就没见全奖书记好好休息过。”许民村主任叶秀蓬回忆说,刚忙活完庆小年活动,又遇上新冠肺炎疫情。疫情期间,叶全奖天天守在村防疫卡点。痛风发作,右脚肿痛难忍,医生建议他在家休养,但他却仍然扑在防疫一线。白天在卡点执勤,晚上走街串巷宣传防疫知识。他总说:“我是村里防控‘总指挥’,必须到岗到位。”为不影响防疫工作,叶全奖改打针为吃药,随身带着药片,可一忙起来忘记吃药也是常有的事。脚肿得穿不进鞋,他就半拖半踩着鞋走,忍着痛,脚步缓慢却迈得坚定。

长时间的高强度工作,叶全奖的身体逐渐有些吃不消,有时候心跳快到一分钟160多下。4月7日,原本定好去医院的他还在和村干部、旅投公司讨论玻璃栈道、房车营地扩建、山顶小火车等项目,就诊时间一拖再拖。直到13日,叶全奖在家人的劝说和陪同下前往上海就诊。可由于心中挂念工作,叶全奖并没听从医生建议住院休养,而是当天下午就赶回宁海:“因为周二要讨论土地流转和坟墓迁移工作,这是很紧急的事情。”叶全奖完全把医嘱抛在了脑后。在周四的支部主题党日活动上,大家看到叶书记脸色越来越差,都十分担心。叶秀蓬拉着他坐下:“老叶你就歇歇吧,接下来的工作有我们呢。”叶全奖听了只是笑着摆摆手:“没事,心脏跳得快,就当是马达加快转速,心潮更澎湃,工作更有激情了嘛!”

在村民叶根彪的印象中,叶全奖从没有在众人面前显露病态,偶尔只是用手抚一抚胸口。17日中午,叶根彪接到电话,原来是有村民闹矛盾,叶全奖希望他能帮忙调解。“叶书记满心想的都是村民和工作。”叶根彪回忆起当时电话里叶全奖稍显疲惫的声音,满是悲痛,“我还等着向他汇报调解情况,他怎么就这么走了呢?”

“没有他,许民村不可能有现在的发展”

对叶全奖来说,许民村就如同他的孩子般,从一开始的穷乡僻壤,无人问津,到如今的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中国传统村落、中国首批休闲游基地、国家3A级旅游景区,叶全奖花了多少心思和功夫,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2006年,叶全奖被推举为许民村党支部书记。面对当时债务多、矛盾多、光棍多“三多”的许民村,他没有退缩,而是开始带领许民村启动新一轮发展。王澍等4名国内知名建筑艺术专家的到来,让叶全奖有了打响许家山石头村品牌,开发旅游的发展思路。

有想法就开始行动:带头流转自家土地,修葺老房子,请专家把脉、发动村民参与建设、带头开办和扶持村民开办农家乐,还推出了“农嫁十二碗”,当许民村越来越红火,他又引进专业旅投公司来投资开发,同时还紧跟潮流,利用网络推广村庄……在叶全奖的带领下,这个原本日渐衰弱的村子开始迸发出前所未有的能量。

村子发展了,得益的是村民。原本默默无闻的番薯干、番薯粉、番薯烧等农产品,在家门口就一售而空;原本寂静的小山村,因为游客越来越多,相继开出了多家民宿和农家乐,外出打工的村民也纷纷回家了。

张会霞和丈夫早年一直在外打工,孩子只能让家中老人照顾。随着许民村名气越来越大,张会霞也萌发了回乡创业的想法。可心中的顾虑仍在,叶全奖得知后便上门来:“欢迎回家,民宿也好农家乐也好,我们都支持,有我在,别怕!”2017年,张会霞的清石缘开张了,现在小日子过得滋润。“叶书记就是我们的‘主心骨’,是我们的好书记,没有他,许民村不可能有现在的发展。”

“许民村就是我的孩子,是我一点一点带大的。”叶全奖不止一次和身边人说起,“没把村里的旅游项目落实好,没让村民钱袋子鼓起来,我怎么能放得下?”

“复工复产,叶书记太拼了”

现在,几乎每天都有七八辆旅游大巴载着游客来许民村观光游玩,在春意盎然中欢声笑语一片。时间倒退到3月份,许民村的旅游景区、民宿、农家乐还是冷冷清清。疫情防控、复工复产,两战都要硬,两战都要赢。在此次疫情中,受到冲击最大的莫过于文化旅游产业了。眼看辛辛苦苦打造的旅游景区、民宿、农家乐因为疫情停业停工,叶全奖操碎了心,满脑子都是如何帮助他们尽快复工复产。

“复工复产,叶书记最出力了。”工作的一幕幕,村民们历历在目。从人员排查到场地消毒,再到项目施工人员的安顿,每一项复工复产防疫工作叶全奖都亲力亲为。规划的玻璃栈道要尽快落实、从山脚到山顶的夜间灯带要衔接各个部门、山顶小火车项目要尽快推进,每一个项目叶全奖都亲自去洽谈、去推进落地。没有游客,叶全奖就去联系旅行社,在微信微博发帖,甚至通过个人关系电话邀约,想尽各种办法推广许民村文化旅游。同时,他也时常叮嘱村民要诚信经营,这既是对游客负责,也是对自己、对许民村负责。

在叶全奖家中,村民们自发前来悼念。他们始终无法相信,前一天还在村里走访民宿、农家乐,说着“有困难赶紧跟我说”的叶书记,那个脸上总是带着微笑、一身干劲似乎永远使不完、发誓要改变村庄落后面貌、让百姓过上幸福生活的好书记就这样离开了,离开了他的亲人和同事,离开了他倾注了半生心血的许民村。

泪水是刻在心尖上的祭奠。最后一眼,含泪话别。“虽然你不在了,但许民村全体村民,定会沿着你铺好的路,一直走下去。”这是他并肩战斗过的同事们,许给他的承诺。




相关新闻

浙江省宁波市宁海县街道乡镇风采
宁海县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中国宁波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网络支持
Copyright(C) 2003-2010 www.nh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